逆 等 动 定 变

蓝手狂魔
圈名=Milky 叫牛奶就ok
三分钟热度
墙头很多 钟爱喻魏
南极常驻人口
萌点奇特 cp观诡异
美强/美叔 糙汉叔受爱好者
理科生话废
渴望红心和蓝手,是进步的动力

【喻魏】日记本

深夜速度流产物,一个小甜饼,是这篇的番外。

ps 时间啥的都不清楚就xx代替了orz 


┅┅┅┅┅┅┅┅┅┅┅┅┅┅
 
喻文州有个日记本。 
 
当魏琛提出想看看时喻文州惊讶了那么一瞬,魏琛随即发现这句话似乎有那么一丝不妥,尴尬道“哈哈……老夫就开个玩笑”,喻文州却笑着从柜子里将一个有点老旧的笔记本拿出来,大大方方地递给了魏琛,脸上差点没写着“快来看啊”,魏琛着魔了般接了过去。 
魏琛很想掐死提出要看的自己。 

——
 
xx年x月x日 
第一天来到蓝雨,见到了索克萨尔的操纵者,联盟第一术士!我当时可能快疯了,我竟没有勇气直视他。 
…… 
 
xx年x月x日 
大家都很厉害,特别是少天,魏队很关心他,我也要努力。 
…… 
xx年x月x日 
我可能喜欢上他了。 
…… 
xx年x月x日 
终于通过了。希望他能注意到我。 
 
 
xx年x月x日 
今天和他说上话了,握了手,他还说我手凉。
 
……
 
xx年x月x日 
他今天来了训练室,和少天说话,就在我旁边,我有点嫉妒。
 
……
 
xx年x月x日 
手速还是太慢了,很吃力。 
 
…… 
xx年x月x日 
副队来劝我走了。 
 
xx年x月x日 
昨晚梦到了他,梦见了平常见不到的样子,真不想醒来。 
 
…… 
 
xx年x月x日 
我赢了,他终于注意到我了,可是他拒绝了我,看来是我太急了。 
 
xx年x月x日 
为什么
 
…… 
 
xx年x月x日 
我出道了。我想他,好想他。 
 
…… 
xx年x月x日 
他为什么去了叶秋那里?为什么不回来? 
 
…… 
xx年x月x日 
又被拒绝了。不过终于见到他了。 
 
 
—— 
 
字是喻文州的字,清秀整齐如他,赏心悦目。简练直白的一行行笔墨却充斥着魏琛的脑海,看到一半魏琛就后悔了,他不自觉的面红耳赤,文中后面那一个个“他”是谁不言而喻。 
太尴尬了。魏琛不禁想起,多少年前他还是蓝雨队长时,在那三场连输的练习之前,似乎真的没怎么注意到过喻文州。这也不是他的错,毕竟在训练营,硬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本。
怎么就长成现在这样了,魏琛悲愤。 他缓缓抬起头,喻文州正笑眯眯地盯着他。
不妙。魏琛两腿一跨眼看就要跑路,喻文州此刻突破手残极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魏琛拉住困在了臂弯中。 
“魏队,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喻文州可怜兮兮道,而语气中却有一丝暧昧的笑意,气息喷在魏琛的耳后,像只猫爪挠了下魏琛的心窝子。 
“靠,俩大老爷们害不害臊。”魏琛尝试转移话题,喻文州干脆不说话,然而手却伸进了魏琛的上衣,大掌抚摸着魏琛,摸的他浑身痒痒,转移话题无效。 
“哈哈哈,没想到你喜欢老夫那么久,不错眼光非常优秀……靠……” 
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喻文州只得堵住了这张让他迷恋的嘴。谁知道,这张嘴的主人给过他希望也曾将他打入深渊。带着一丝不满,和当年年少心性的埋怨,更多的却是细水长流的眷恋与温柔,待到了魏琛都要被吻晕了,喻文州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两个人似乎都有了些反应。 
“你什么毛病,还能随时随地发情的吗?” 
“嗯,我只对魏队发情。”指不定这张嘴在空白的那几年也对别人说过类似的话,喻文州心里一紧,径直将其抱到了卧室。 
魏琛躺在床上被解开衣服时心中忿忿不平,脸上的红晕还未退散又有更深之势,内心道,喻文州这小子说起情话来还真不得了,老夫怎么脸皮跟他比还变薄了? 
“专心点。”魏琛被喻文州细细地吻着。 
年少时情窦初开的幻想,终究还是抵不过所爱的一颦一笑。

FIN.

┈┈┈┈┈

老魏:冤枉啊。

评论
热度(47)

© 逆 等 动 定 变 | Powered by LOFTER